金处长退休之后(小说)
发布时间: 2019-03-14 10:17:17     作者:韩东胜      来源:凤凰彩票网网      点击次数:

金处长,名叫金伯城。

一天下午,他突然接到劳资部的通知,才得知自己马上就到退休年龄了。因为自己参加工作早,档案年龄要比实际年龄大两岁。这么多年过来,他几乎淡忘了这件事情。

金伯城接连数日交接工作,在一场热闹的欢送会后,草草收拾了办公室的个人物品就回家了。迎接金伯城的是早已退休在家的老伴杨嫂,她微笑着说:“这样也好,忙碌大半辈子了,也该好好歇歇了。”金伯城却感到难以适应,整日头昏脑胀的,浑身像散了架似的,没有一点力气。

金伯城在家里海吃昏睡多日后,杨嫂不无担心地劝道:“你出去走走吧,晒晒太阳,透透气,老钻在家里,会窝出病的。”金伯城答应着,穿了一身休闲服,独自走出家门,漫无目的地闲逛。

他首先来到菜市场。快接近晌午,菜市场的人寥寥无几,遇到几位老熟人,虽然仍称呼他为“金处长”,但总感觉不如以前亲热,有的干脆冷眼相向,仿佛变成了陌生人。金伯城的脸面顿觉火辣辣般难堪,心里叹道:“这退休才多久,就受到如此对待,这些人也太势力了吧!”

“也难怪,自己现在没权没势,也就没用了,谁还给咱套近乎,拉关系,不就成傻子了吗?”金伯城自我安慰着。往前走,拐了个弯儿,他顺着一条小道上山了。

一条蜿蜒的石阶通往山顶,两旁的柏树错落有致、郁郁葱葱。金伯城大口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太阳晒得暖洋洋的,身上舒坦了许多。在山腰小憩时,金伯城遇到单位的司机小曾。在他心目中,这个人平时工作还算可以,就是认死理,脾气倔犟,人际关系紧张。曾有一次与办事员吵架,还被他严厉批评和处罚过。从此,两人关系趋于平淡。

金伯城与小曾客套几句就要离开,不料,却被小曾叫住:“金处长,坐会儿,我想把多年憋在心里的大实话给你讲讲。”

“好吧。”金伯城答应着,就近找了块平坦点的石头坐下来。

“金处长,你知道咱们单位为啥老出事,人心涣散,却总是表面一团和气吗?”小曾提高嗓门,语气郑重地说。金伯城一脸狐疑地凝视着小曾,竖起耳朵倾听着。

“就因为你与办事员的特殊关系,你总是袒护、宠信于她,在单位没人敢惹她,她太有心机和手段,在单位笼络一大帮人,认真干工作的人反而不断受气,被打压,最后成了少数派。大家后来干工作都是表面应付。”小曾一股脑地竹筒倒豆子。

“你当时怎么不向我反映呢?”金伯城纳闷地反问道。

“那次我因公报加班,她不同意,我与她吵起来了,她让我去找你。我一进你办公室的门,刚说明来由,你就马上翻脸,二话不说,把我轰出来。你两人真够默契的!那些与她私交好的人,不愿加班,她也把加班费给做上,挣加班工资挣得都不耐烦了,而我自此以后,好几年也没挣到一分加班工资,因公加班都是义务劳动。这女人整治人真够狠的,但她在你金处长眼里,却好得赛过一朵大红花!”小曾愤愤不平地说着。

“啊?这样啊!”金伯城嘴里叹到,隐约感觉到世道黑白的深奥。他想起自己临退休时,办事员总是围着新任处长转,连自己的欢送会也不参加,真是个“好演员”。不仅如此,事后听人说办事员还在背后说过许多他的坏话。

“怪只怪自己认人不清!” 金伯城感觉自己被人狠狠愚弄了一般。

“办事员当时鼓动他们那一帮人一起向你打小报告,说我这不好,那不好。你当时听信他们,竟然要停我职,甚至要赶我出单位。我心里不服他们,这也成了罪过。你是大会批评我,小会批评我,把我说得一无是处。我反正凭良心做人和干工作,问心无愧!”小曾说完,竟不再听金伯城解释,一扭头大步下山了。金伯城此时能感受到小曾当时的处境和伤心,还有现在的悲愤。

金伯城回到家,与杨嫂谈论起此事,带着深深的歉意和悔恨。杨嫂安慰他:“人无完人,哪有不犯糊涂的时候,再则领导与被领导之间本身就是一对矛盾。如果别人处理这些事情,也不一定会有多好。”

半年后,一直饮食不忌口,嗜好烟酒,又不喜欢运动的金伯城突发脑溢血,需要紧急送往省城大医院救治。杨嫂情急之下拨通了小曾的电话,小曾二话不说,连夜驱车,风驰电掣般地把金伯城送到省城,救了老领导一命。金伯城深深感到以前养成的大吃大喝的习惯可不是享福的事,反而害了自己。自此,他饮食清淡,戒了烟酒,坚持锻炼,脾气也平和许多,把官架子扔到了脑后。他顺利痊愈后,手握着小曾的手久久不愿放下:“老弟,以前我太对不起你了,是我错了。以后咱们就是亲兄弟,好好相处,重新开始,好吗?”

“行!”小曾也憨厚地笑了。

(作者单位:焦化化产品回收厂)

责任编辑:黄龙梅

版权声明   |   隐私与安全   |   常见问题解答   |   咨询 地址:中国··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 ICP备案序号:rkmoss.com-3

凤凰彩票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  晋公网安备 +639277308203081号